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解鞍吹花

心里空旷洁净,眼里尽是光明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守望 ● 随笔(之四)   

2015-08-30 10:22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读书也有疲惫之时,因为不小心会落入写手功利的圈套和虚伪的陷阱。被蜘蛛网缠身再爬出来,总要费点力气;被轻视愚弄再回归肃静也需要疗养。如果对方精心设计的场面足够华丽深沉又兼具传世声名,唯一的收获或许是印证人世的荒唐。

 无论出于煮字疗饥、怡情悦性、身前身后彪炳于世各种合理的动机,我想,对著述的人最重要的品质是真诚,真诚对应的尴尬是当下肉体苦乐和道德规范的捆绑约束。太史公、李白、尼采、托尔斯泰拥有真诚的勇气,并把真诚的路径延伸到人性的反抗,他们主动或被动地放弃了现世的荣哀,故而得以永恒。

 放弃,不断放弃,泣血的选择。过多的舞文弄墨者明察其间的风险,所以择取了以雅饰伪,以伪扮真的妙法。这好比,久历风月的“绅士”,痛恨倒计时的煎熬,借辅导二八少女生活哲学的高尚借口,连同床笫交欢的仪式一并作了演练传承。但以庄严的形式表述,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”的意境,未必不令人仰视且遐思良久。

 歌德属于相反的榜样,他一生贪恋富贵,不加掩饰;以74高龄向19岁女郎发动的荷尔蒙攻势荣耀公示。老歌把“耍流氓”的隐私都坦白得如此真诚,那个时代多半是真诚的,人性的表演也不需要太多的质疑揣测。

 对应真诚,虚伪在这方晴空下像一类难以免疫的传染病,千年不愈。热热闹闹的路上,一茬一茬口是心非的骗子风光招摇。而历史,在时间隧道如蜿蜒一地的破碎玻璃,月光里妩媚神秘,太阳下布满尘埃亦幻亦真。其间,星星点点的璀璨,躲藏着以血祭笔的良知,给予了人们继续繁衍的憧憬。

 不管以古观今、以今论古,上苍赋予人性最基础自卫性的本能:恐惧死亡,伺候好鼻子下方和下三路的两条管道,再有亲情、友情。对任何过分的高调圣歌,以流俗的心态进行长久的观摩等待,最终结果往往相差无几。这是荒诞的重要起因。

 木心蹲过新zheng权的大狱,半生避灾流亡,他说“看清世界荒谬,是一个智者的基本水准,看清了,不是恶心,而是会心一笑”。他在七八十岁的时候对“荒谬”选择“一笑”,泰然如一片轻盈的羽毛,是放弃抵抗?如果再年轻30岁呢?然而,我领会了老先生那诡秘的微笑。

 鲁迅摆弄着笔给白话文写作铺垫了真诚的底色。他怕死逃命的时候,烧毁了和社会激进分子往来的所有书信证据,他陈述了自己的胆怯,然后在不触碰生死线的地带,一边嘲笑反抗,一边盘算着养家的银两。他无意扮装圣人,更不会料到死后却有了圣人的牌位,然后又被偷偷扔出庙堂。

 再过百年,文学史上鲁迅的影像哪个是真?一地破玻璃碴,数万吃鲁迅饭的文化人制造。无知的后人,不可能还原当初的语境,就像今天的我们去揣摩王阳明心学与明末仕人性放纵的关联,去评判李自成是枭雄还是混蛋。

 

守望 ● 随笔(之四) - 老初 - 老初的家园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2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