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解鞍吹花

心里空旷洁净,眼里尽是光明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臭豆腐与炒鱿鱼  

2013-04-15 10:28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川人对于麻辣饮食的热爱那是显而易见。无论是麻辣烫,火锅还是烧菜,蒸菜,不管是鸡鸭鱼兔,猪牛羊,总能吃出种种花样。但万变不离其宗,清汤红汤,似乎总少不了以辣佐之,更不用说小小的豆腐了。麻婆豆腐,红油凉豆腐,还有臭豆腐,都是把这个麻辣玩到了极致。

第一次吃臭豆腐的时间好像已经很遥远了。大概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。下了晚自习,回家路上,街边的铁板烧,不时飘来臭豆腐被煎炸后散发的气味。很长一段时间,一提到臭豆腐,我就禁不住条件反射般地引发唾液分泌的冲动。清贫时日吃过的东西,记忆总是烙印得那般深刻。

品尝炒鱿鱼也是一大美事。当然此炒鱿鱼非彼炒鱿鱼。晕黄的灯光下,街头小摊边一站,纤长的手指再也顾不得淑女式的矜持,兴奋地检阅着串串鱿鱼,待翻炒完毕,蘸上辣椒面,迫不及待地往嘴里一送。那滋味里绝少腥味,全是美美的享受,仿佛人间美味尽在舌尖上流转。

时光荏苒,那些单纯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。如今,在外面吃饭,却是怕极了嘈杂,那样不顾斯文大快朵颐的气质早已荡然无存。总是试图寻一方清静的天地,除了口味重的麻辣菜,还必叫上一些略微清淡的菜肴,细嚼慢咽,刻意在匆碌的行走中让自己慢下来,享受与亲友共聚的清静时光。

然而,纷纭的世界早已不是旧日景象。这清静的所在似乎越发可遇不可求了。

某晚9时许,打点完手头活儿,先生也是开会完毕,电话打来,叫我到朋友店中吃宵夜。欣然前往,脚步轻快地走在春夜行人稀疏的步行街。拐弯处转角没遇到缘,倒是碰见一流浪汉,蜷缩着身体,睡在一商铺的檐下。心里说不出啥滋味,反正不愿把目光太多地在他身上透视。城市的角落里还有多少这样无家可归的失意者?他们背后有着怎样薄凉的故事?这些我已经没有力气去质询,关于生命与尊严的话题既沉重却又如此容易让人轻慢。我之所能唯尽量把高跟鞋的笃笃音量降到最低,不打扰其清寂的梦耳!

一瞬间,轻快的心情发生了变化,慢慢挪到了那家小店。这一次我早到了,点上平时常吃的炒鱿鱼和眼镜螺蛳肉,再要了一份清淡的白菜血旺汤,刚才的一幕却总是挥之不去。

少顷,一群人闹嚷嚷地进来了!有个眼镜男高声武气地叫嚣着,“老板娘,把卷帘门放下来,我们要坐这里!”其时,我正坐在那张桌边,端着茶浅酌了一口。若是政府要员怕纪委检查那倒是可以理解其惊弓之鸟的处境,抬眼瞥去,这哥们儿并不面熟,因为新闻频道好像还没有此君出镜的记录。面庞微红,一看就是喝了几杯猫尿咋咋呼呼的主,可这年龄少说也有四五十岁了吧,按说应该已经过了血气方刚少不更事的荒唐岁月吧。哦,看来是我太不入世了,以为眼前碰见的男子都是如我博间碰见的优雅绅士抑或谦谦君子呀。我真的out了!这年头,你不扑腾两下,谁会把你当人看?

正思忖着准备也做一次泼皮,老板娘亦即朋友陪着笑脸走过来了,“某某,你坐到那张桌子好不好?他们要坐这里,把卷帘门放下来。”我在挣扎,努力把一口恶气咽了下去。起身无言地挪步。那眼镜男嬉笑着,“美女,不好意思哈,让你受委屈了!”我面无表情地对视了他一眼,难不成我还要笑着向你道一声没关系?

落座后先生赶到,不想因为一只苍蝇败兴,对于这一切我只字不提。我发现自己还是有一种能耐,那就是健忘。一切云淡风轻,若无其事地和他调侃,逗乐。

回家,安歇。睁眼,天还未明。机器的轰隆声从江面上传来,江堤观景台的施工夜以继日地处于进行时。

妇问:“你说这些年来我们的人居环境是改善了,还是恶化了?”

夫曰:“当然是改善了!因为你再也不用为晚上清静得难以入睡发愁了!你看,到处一派繁华热闹景象!”

妇唏嘘一叹,“你说这ZF是不是有点像炒鱿鱼的摊贩?明明是一道生态菜,人家就是要把这些资源啦土地啦放到锅里翻来覆去地炒!因为,这些都是他的菜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3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