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解鞍吹花

心里空旷洁净,眼里尽是光明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麻园的四点三十  

2013-02-14 10:57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侦察排长《麻园的四点三十》

        大榕树真的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 大榕树没有被子,半边身子依着路灯的暖色,睡的那么熟。是的,麻园的静来之不易,且那么短暂;半个时辰前,树下的宵夜还在收摊,“咣当咣当”,锅碗瓢盆在小推车上抢地盘,极不和谐;半个时辰后,会有一声很响的“哗啦”,在麻园,黎明的口子并不是天边的那道鱼肚白,而是早点店的卷闸门,引领麻园晨曦的,是谋生活的劳动人,而非日月星辰。

        四点三十,这一刻分外宝贵,大榕树跟它周围那些高高矮矮的出租屋一样,太需要休养生息。不同的是那些出租屋有被子,棉花温暖了腊月的身体,但心,缓缓沉入梦深处的心,不在棉花的温度,或如大榕树,是借助光——希望之光,居于出租屋的人,哪怕生活里只有一丁点亮,在四点三十,就拥有如此认真而坚强的睡眠。

        这让我想起白天的景象,绵延十里的屋,直到西江边上,屋里的人,出现于清晨与黄昏,那是上下班潮,不可数,像月色里的大榕树叶子,看不清片,只能依稀分为团。那些移动的人团,蚁群一般,蚁群的喘息人无法听见,人的喘息人能够听见,可是那一团团移动着的喘息,夹在车流里,惊惶的挤过麻园,我还是没听见——都被现代噪音吞了;我只能通过那潮水般涌来的表情分析,这是挣扎的麻园。是的,我不该走这么近,麻园这幅画,不适宜近观,我明白那些高远之处的笔,为什么写出来欣欣向荣。

        那都是白天的事了。我找不到理由,就像人间突如其来的灾或幸,无奈归结于上苍。比如我为什么在这个时间走出来,走到麻园的这棵大榕树下,家么?是的,这是腊月,我的心的确在往北去,随着那些屋子一直走到西江,也曾跃过西江,我知道再往北,再往北,就能看到母亲与女儿,她们梦乡里的内容,我能猜出一多部分——我摇摇头,应该不是受苦于亲情故土。还有什么呢?国么?我还是摇头,我没打算碰触这个字,世间本无国,人类自残之,如草木一般自然的儿女,血汗与白骨垒出一个个谁的国——这是一个醒不了的话题,如西沉的夕阳,除了目送别无选择,我早已伤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 非关家国吧,我的失眠没有任何理由,只是生命体征的一种表现。这个没有一丝风雨的冬夜,感谢上苍,四点三十,让我看到大榕树睡的如此安详,让我体会麻园休养生息的一刻,这微薄的失眠收获,我愿意继续寻找。

        榕树,出租屋,麻园啊,我爱这种认真而坚强的睡眠,我更希望一种认真而坚强的失眠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