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解鞍吹花

心里空旷洁净,眼里尽是光明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井(一)  

2013-12-28 22:17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他又坐在矿井边独自沉思。点上一支劣烟,猛吸一口,徐徐从鼻孔再将烟喷出来。独在异乡开采,日子寡淡得犹如一本摊开的经书,机械地翻过一页又一页。每到黄昏,这一页就翻得沉重。



工棚里,笑语喧哗。三杯糙酒下肚,这群离乡的候鸟显得异常躁动,兴奋地把政经和不正经拿来下酒。



不能说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。他不是个离群索居的遗世独立者。恰恰相反,说俏皮话,插科打诨是他的专长。只是这样夕阳西垂的黄昏,艳红的晚霞铺满天边,广播里应景地飘出民谣乡村路,那些蚁群又爬满他的手掌和心壁,搅得他不得安宁以致仓皇出逃。



云朵是天空的脚印。尽管他的脚印早已跋涉千山万水,依然固执地把故乡的山梁踩疼,砸出一道道深坑。独对斜阳惹乡愁,那深井,炊烟,篱落,小院里的鸡犬欢腾,还有那可爱的面庞,成为他心上挥之不去的精灵,总是按时穿越他的梦境,来去自如。

他又恍惚起来。银铃般的笑声如阳光一样散落在小院的每一个角落。一大一小俩身影,亲密并排而坐。女儿把头枕在他的膝上假寐,突然若有所思地抬起头来,盯着老爸。

这个刚过不惑之年的男人,由于操劳过度,或者说是深谙聪明之道,不合时宜地谢了顶,眼角鱼尾纹堆积,岁月似乎对他格外钟情,在此刻下深深印痕。大约他太喜欢微笑,一双小眼常常眯着,只剩下一道细缝,光刚好能透进来。这样的微笑既迷人,也温暖,为他挣了个慈父的好名声。他娇宠着手里的这朵小花,用爱的雨露精心呵护,让她茁壮地生长。

他的小花张开小嘴儿,向他发问了,"爸爸,你是咋法学会吹口哨的。"他笑了,这一嗜好可有点历史了。但他不愿过早向女儿灌输男女情爱,当然也要维持好老爸这一光辉形象,略作沉吟,编了个小谎。"这个呀,还得从你小小孩儿说起呃。那时,每次给你把尿尿,你贼顽皮。我只好反复嘘嘘,变着花样弄得悦耳动听。天长日久,无师自通,口哨功夫炼成。""哦?是这样子呀。"那朵小花一副如梦初醒状,天真可爱,他忍不住伸手刮了刮那小鼻梁。



他的妻子,生命里的另一个宝贝,正在井边取水,听到爷俩的对话,噗嗤笑出声来。他不好意思了,心慌意乱间吹起了口哨,那曲调竟是“无地自容”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1)| 评论(5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