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解鞍吹花

心里空旷洁净,眼里尽是光明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喜儿  

2013-11-13 10:33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此喜儿非杨白劳之喜儿,是现代版喜儿。

喜儿,顾名思义,欢喜的儿。做一个欢喜的儿女,承欢父母膝下,该有多么好。

两场不期而遇的秋雨,把她淋成了落汤鸡,浇了个透心凉。这个冬天注定寒意浓,悲愁的情节未曾预设不期而临。冷不丁从哪儿刮来一阵风,瞬间席卷了她。半夜醒来,泪湿了枕。她饮泣,他心痛。悄然环过来的手臂止住了她的哭声。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,不足以谈人生。此时始觉这话的分量,放到自己身上,这般妥帖。

她还是祈望一如既往没心没肺,做个喜儿,多好。于是向别人请求分点棉花过冬。朋友真是慷慨啊!悲凉的心立即注入了温暖的语流,让她暂忘眼前的纷繁。

世界依然是昨日那个世界。大厦安在,她还可做个喜儿。

小院里的阳光打在每个人脸上,温暖舒畅,笑盈盈的。老屋的小厨房又飘来久违了的袅袅的炊烟。父亲摘下一朵栀子递给她,是最后一朵行将凋零的花,洁白芬芳。举到鼻尖轻嗅,她的脸上陶然。H先生提议喜儿该撒撒娇,这真是一个惊天的建议。

往事在眼前翻飞,翻飞。很遗憾,记忆中,她似乎从没有过撒娇的记录。父亲是威严的,深沉的双眼不怒而威。她从没有腻歪在父亲怀里,用小手去摸那扎人的胡须的习惯,也没有用小嘴凑近父亲的脸亲亲的亲昵。唯一一次肢体的接触当是在她读高中的时代吧。那天下着雨,她撑着伞,走出小巷,到路边邻居家的牌桌上叫父亲回家吃饭。他左手接过伞,右手搂住她的肩,往家里走去。这个动作在父亲可能是极为自然的行为,却在少女的心里起了波澜,成为弥足珍贵的印记。

她与父亲一直习惯的是用眼睛默默地交流。比如现在,她看着父亲一刻也闲不下来,又是挖地,又是挑粪的劳作。她像一个标准的城里人,穿着体面,站在田埂上,静静地注视父亲的一举一动。从没有过插手帮忙的念头,因为父亲是不肯的,怕她脏了白皙的双手。父亲不一会儿就把一畦红薯挖了,坐在锄把上,慢悠悠地分拣他的成果。大的放进背篼里,小的放在箢篼里。汗渍的衣衫招来了讨厌的蚊虫叮咬,他戴着手套,沾满了泥土,只好耸耸肩摇摇身子驱赶。蚊子好像很顽固,他的肢体动作只得继续。她乐了,走到父亲身后,“还是我来帮你吧。”用手轻拂父亲的背,蚊子顽皮地跑开了。爷俩往回走,她欲提那箢篼红薯,父亲说不用,你拿锄头就好。她得顺从。因为在父亲心中,她永远是他需要张开羽翼呵护的孩子。

回到家,她唠叨起来,催促父亲穿上外套。他显然很自豪自己的身体,挑着粪又往地里走去。八十多岁的奶奶拄着拐杖从小路的另一端颤微微地走来。嘴里絮叨着儿子的病情。父亲笑了,大声说,“哪个有病?我这不好好的!”奶奶放心了,“那就好,那就好呀。”她也放心了。就让父亲快乐地在这片土地上流汗吧,劳作虽然艰辛,精神是充实愉快的。父亲又给了她一个做喜儿的理由:你若安然,我便安好。

几天后,接到姑姑的来电,问这问那。压在心上的石头才被移开又放上,沉沉的,沉沉的。想做喜儿,终究是场泡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6)| 评论(3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