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解鞍吹花

心里空旷洁净,眼里尽是光明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若尔盖之行  

2012-10-04 23:27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段时间出行几天,某人祝我旅行痛快,还真是痛并快乐着。一直没得空下来写写,如今想翻出来叨叨,一时情绪索然。竟然不知从何说起。

习惯了话唠式地记流水账,也就随性写几句,想到哪里记哪里吧,不管什么章法了。

闻听去若尔盖看草原,临行前无限憧憬,马上设想自己在草原上骑着马,挥动鞭儿向四方,引吭高歌草原歌曲,简直神往得快要美死了。后听说坐大巴要一天,来回就要坐两天,沿途可以到一些景点短暂停留观光。想起又得做一名心里讨厌的公路乘客,开始不爽。甚至打起退堂鼓。他说,“你没去过,反正又免费旅游,就去看看吧。不过,在车上最好别睡觉,注意安全。到了那里就发个消息汇报汇报吧。”男人有时也心细哈。

于是去了。刚上车,找座位,老书记在前排向我招手,示意坐在他身旁。位置不错,倒是要接受书记频频的指示了。他一直对我很关照的,倒也不反感。一路上,听他讲六七十年代的趣事,点评当今国内周边局势,倒也不拿主旋律唬人。简单地应和,聆听是偶主要的任务,不敢张狂。吃饭也同桌,看见有的菜很远够不着,他还热心帮我夹菜,搞得我好生过意不去。最让我不安的是,到了红茂宾馆住宿点,他背着一个包,还左手右手都不空着,帮我提包,绅士风度十足。本是该我照顾他的。一点架子都没有。今年他就要退休了,特别仁爱的一个人。

随行的导游小沈也是个热心幽默的小伙子,给我印象很深。每次讲解时,他就站在我身旁,讲得特投入细致。奈何也有听讲不专心的,后面一帮男士因陋就简地玩起了斗地主,时而闹哄哄的。小沈并不生气,也许是职业习惯,干这行挺不容易的。他只是笑笑,说一会儿要分成。然后看我似乎听得很专心,就好像专门给我讲解似的,耐心地回答我提出的问题。几天功夫大家混熟了,就开始闲扯,得知他是我市的金牌导游,以前在一所职业学校读书,学的是电子专业,现在却在导游这个行当从业十余年了。可见人的可塑性很强哈。他告诉我全国很多地儿都跑过了,说起各地的特色旅游津津乐道。北至漠河西到西藏南至三亚东边沿海省份,风景尽在其叙述中。听着听着,当时有好多感慨,兜里的票儿太少了。以后我一定要好好工作,争取有生之年游遍祖国大好河山。非常搞笑的是我临行前买了三十只卤鸭脚和翅膀,为了打发难熬的时间,就和附近的同事们分而食之。偏巧小沈讲解什么西藏的天葬,说是举行某仪式后,将人尸横竖两刀后,燃起松脂吸引秃鹫来啄食。还举例说就像我啃鸭脚那样吃得干干净净。当时真是两种感受,一是想到了死尸想吐,二是觉得自己仿佛就是那秃鹫。马上停口。那小沈还一再怂恿叫我接着当秃鹫。我这人还是很会会意的,待他讲完,马上递给他一只塑料手套和一只鸭脚,他笑笑说,“现在我来当秃鹫。一会儿为了表示感谢,我请你吃糖哈。”这样的表态有三次吧,可是直到我回家也没吃到他的糖。倒是请我吃过两个饼,说是福建特产。我也姑且就信了。行进到若尔盖草原,眼前一望无际非常辽阔,心情格外激动,就跑到师傅旁边去拍照。小沈立即让出他的座位,我也不客气,坐上去咿呀不停,很是拉风了一阵。只觉得随着草原的延伸,生命无限舒展,就这样一直将旅程持续到天边,纵然坐一个公路游客也不错。

路上见到了好多牦牛,他们一点不怕人也不怕车,挡在道上,师傅的车速都很慢。这个也可以理解,人家才是草原天然的主人嘛,悠闲地散步、吃草。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好生羡慕。但我下辈子还是不想投胎坐一头牦牛,风里来雨里去的,下雨也在那里静默地吃草,四年成熟起来就要遭受扒皮食肉的厄运。如今草原上放牧的方式也有变化,从骑马放牧演化到骑摩托车放牧。那些藏民剽悍的体魄,典型的高原红,脸色黑黑的。沈导调侃我们随行的一位身材高挑瘦弱的男士,说要给他找个40岁的藏家女人,说人家不仅经验丰富,而且吃苦耐劳,最重要的是一个40岁的女人相当于两个20岁的美女。大家都乐呵了。看到这些藏民悠闲的生活,我第一反应是他们心胸肯定因草原很开阔,绝对不会有什么心理疾病。同事们说知道为啥他们歌唱得好了,因为无事可干,只好唱歌。而且要把气息练得特别好,用歌声去吸引远方的姑娘。这些人真有说辞。

白天赶路,晚上那些人照旧打牌娱乐,我真佩服他们那精神。我愿意宅着,出来嘛,又不是来打牌的。带上了沈从文的小说,还借小沈的手提上了会儿网,感觉就是给自己莫大的奖赏了。听了会儿歌,竟然失眠了,小说也没能带给自己好睡眠。暗骂自己真没出息,才出来一天呢。次日晚有好声音吸引,我又听得如痴如醉,可是好像喜欢呆在电视机前的人不多。第二天和他们交流,人家也是泛泛地意思两句。越发觉得无趣。想起一木兄那句“自己喜欢的别人并不欣赏”,何必哟。罢了。还是这博客上,志同道合者多。青山之幸也!

还有两事堪乐。回程途中到了鹧鸪山收费站,一帮人下车找地儿如厕,交警放了两人的行后不干了,扬言再带人去就要扣驾照,激起公愤。出门在外,大家也不想生事也就算了。我看到路边的树叶渐红,溪流潺潺,风景不错。拎着相机就过去,只见几个男士站在溪边,以为也和我一般在欣赏风景呢。正想咔嚓一下,第六感觉阻止了我,原来人家在集体方便。我脸红心跳,哈哈笑着跑开了。

为了打发坐车的烦闷时光,沈导负责放碟给大家看,扬言要放师傅的保留曲目。反复强调几遍,忍不住给大家揭秘某位师傅的保留曲目的故事。原来那师傅不小心把黄带装里面了,忘了取出,接待一福建团时随手就给大家放,自己则专心开车没注意。起初一车的人都很安静地看着,后来有位男士实在忍不住笑说没想到内地这么开放。师傅才恍然大悟。一车的男士眼都直了,女士们则低着头。据说那福建带队的领导临走时还专门给了师傅150元的小费,夸奖他做得好。当然我们的师傅是位细心者,断不会犯如此错误。但那些碟真不敢恭维,低俗得让人心烦。其中有段在江西南昌大剧场的表演,那些女歌手恐怕是三流团的吧,搔首弄姿挑逗十足,言语露骨令人倒胃口。相比之下,有位男歌手讲的笑话给我带来了些许快乐。说某次在云南遇到泼水节,他也加入其中,却被人们暴扁一顿。何故?因为他为了表达热情,泼的是开水。虽是夸张,我瞬间爆笑几分钟。我发觉自己娱乐笑点太低,一点点的调料就可以开怀。

为什么会痛呢?也有几点可以说说。其一,当然是身处低俗节目的包围轰炸,无法避免。即便严重鄙夷,也有受众需要不能立即停下。其二,在九曲黄河第一湾,寒风刺骨,抱着相机的手被冻僵了,抖抖索索地拍,尽做了无用功。鼻子渗血,高原反应让我惊恐。赶快回车上避风。其三,在花湖,风景如画,陶然其中拍水中野鸭捉鱼的姿态,耳边却尽是扫兴之语,埋怨此行没啥可看,除了一堆堆草。果然是你眼中的风景,别人眼里的狗屎。其四,返程时去了灾后重建的映秀,到漩口中学遗址凭吊。满目疮痍,悲不自胜。关于生命不能承受的重这个命题又上心头。新建的别墅小楼,干净的街道鲜有人影,盖因受创严重,人员剧减,或因伤心之地徒惹伤悲迁徙至它处别居?捐款买黄菊凭吊去者,聊表心情之沉重。同行者叹惋生命的脆弱,可是实在的支持却少。盖因我们都习惯了高谈阔论而不喜实在的行动?其五,一路上地震灾后重建的新屋顶上皆插有一面小小的五星红旗,寓意感党恩。有人说他们每月都有补助,只要你插着它。真相,往往令人心惊甚而觉得不齿。大约我们这个族群都是现实的利益追逐者吧?政府做事需要有人当吹鼓手,百姓不管那么多,有实惠可得就成。一切都和利有染,太现实。

不知不觉汇报了这么多。发现自己越发唠叨了,打住。上图只有另附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2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